重点实验室编辑创新大赛
“社群书”:知识服务有了新玩法
发表:2019-08-14

    在互联网时代,图书出版如何顺应形势,连接千万读者?前不久,武汉理工数字传播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数传集团)又提供了这样一套解决方案——“社群书”。

   实现读者精细运营

   近年来,伴随着互联网在出版业的逐步渗透,业内不断涌现出提高生产效率、降低出版成本的技术手段。“现代纸书”在“互联网+”的浪潮中应运而生,这就是数传集团开创性研发的一整套媒体融合解决方案RAYS系统,其打造了出版单位、编辑和读者之间完整、共赢的闭环生态圈,帮助出版单位和编辑实现转型融合发展。如今在RAYS平台上,已有国内1.4万多名编辑进行内容生产,为出版行业创造了8亿元额外增收。同时,已有超过一万名编辑通过“线下授课+线上活动+举办大赛”的方式优化知识结构,增强“现代纸书”的实践能力。

   “随着编辑创新能力的提高,这一价值正在源源不断地上涨。”数传集团副总裁汤亚舟日前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采访时介绍,“社群书”是编辑利用RAYS社群书模板,帮助编辑以微信群为载体,通过与纸书高度关联的线上读书活动连接读者、贴近读者,实现对读者的精细化运营。

   “读者分类标签,读书交流社群,基于读书社群的群服务、阅读资源、活动等3个模块,构成了‘社群书’。3个模块共同串联图书的阅读场景,相辅相成,产生整体性和持续性的服务效果。”汤亚舟说,在此之前,RAYS基于纸书的读者服务是通过关注出版社微信公众号之后,推送纸书匹配的线上读者服务。

   “而随着知识内容服务多样化,读者已经不能满足于单向的无差别的‘点对点’服务,而读者需求变化的直接表现形式就是,读者扫码率、购买率下降,线上收益降低。”汤亚舟表示,根据对读者数据的挖潜与分析,读者在阅读时主要有两点需求:一是读者阅读时间碎片化。这就导致读者无法拥有纯粹的阅读时间,为了纸书价值最大化,他们需要补充性资源来弥补不能在沉浸阅读环境下获得的知识。二是读者需要同类型书友,相互激励来提高阅读效率,养成学习习惯。如在学习英语时,如果有相同水平的学习伙伴相互激励打卡学习,学习效率会加倍。“由此,RAYS为满足读者更深层次需求,基于大数据反馈的真实情况,推出了‘社群书’。”

   满足社交与个性需求

   “社群书”有何优势?汤亚舟认为,对读者而言,一是满足读者社交属性。利用标签让读者选择与自己相符合的社群,与同类型书友交流。二是个性化。读者在经过标签选择后,对应社群也会有相应的资源服务;同时,读者可以选择想要的资源,回复关键词获取。经过两次读者自行选择,获得的读书资源更精准。他举例说:“在英语教辅书中,读者扫码选择‘100分冲刺群’‘90分培优群’‘70分夯实基础群’,根据自身情况进入相应社群,获取需要的学习资源;同时也可选择‘学习互助2人群’‘30天打卡学习小组’等,利用社交功能营造互相督促学习、相互竞争的良好学习氛围。”

   对编辑来说,首先,可通过微信群聚拢读者,直接获取读者信息,与读者零距离交流。其次,相对于关注公众号获取资源,缩短了读者获取资源路径,减少读者使用成本,也降低了读者流失率。再次,通过社群运营,读者完成读书任务,交互次数增加,使用轨迹变长,编辑与出版社获取的数据更精准。最后,在通过社群运营得到精准数据的基础上,编辑和出版社能做相应的二次、三次销售。

   汤亚舟再次以英语教辅书为例解答记者的疑问。“通过不同社群中读者的数量,编辑除了RAYS平台原有的读者数据之外,还可获取读者自身学习水平(冲刺、培优等)、读者学习习惯(互助学习型、打卡督促型等)的情况,并通过读者群内使用情况,第一时间获得读者反馈。读者完成直播课、微课等打卡学习任务后,编辑和出版社还可进行第二次资源推荐,如错题本,增强用户黏性和复购率。”

   引导读者至入口处

   如何使用“社群书”,也是读者关注的问题。汤亚舟介绍,读者可扫码直接获取入群码,或者先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再获取入群码。

   “每个社群配备24小时智能机器人客服。读者发送关键词,机器人自动检测发送资源;编辑可通过后台随时设置群发内容,由机器人群发至所有社群,并实时监控群内动态。”汤亚舟说,为了降低群运营风险,他们制定了入群规则,设置了群权限,提前提醒读者预防风险。同时,群内机器人一旦捕捉到敏感词汇,一秒就会做出反应和处理。“我们建议设置群收费门槛,剔除不以获取学习资源为目的的读者,同时进行人工监管。对于违反群规则,机器人无法识别的情况,由群内读者与群主联合监督,及时清理。”

   有了社群,如何设置群标签与相应资源内容?汤亚舟认为,要看社交需求、阅读需求。“针对社交需求,可设置地域群等以交流为目的的群;针对阅读需求,可设置相同阅读兴趣,如读书话题群、活动群,或者是有相同目标,如阅读打卡群、习惯养成群等。”汤亚舟说,“社群书”承担了读者社群入口的作用,因此读者只需要一个二维码和社群使用说明,通过入口进入相应社群,而在内文上,为了让读者能够在相应阅读场景迅速找到入口,只需印制纯文字引导语,将读者引导至入口处。“这一升级,基于之前的运营方案,能减少编辑动版成本,也能避免读者对二维码频繁出现产生反感,有效的文字引导能更自然地贴合读者需求。”


(摘自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)